x

关于医技沟通,核心问题在这里|今日专访

发布时间:2018 / 05 / 08   浏览次数:416

在美学修复中,技师的作用是非常大的,有时候甚至不亚于医生的作用。每一副义齿都是医生和技师合作的产品,义齿的制作完成,除了手工操作,也包含了技师大量的思考,有其脑力劳动价值。

2018年4月6日,一个强调必须有口腔技师参与的病例大赛——“2018口腔美学修复优秀病例展评”正式启动。这个活动由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修复工艺学专委会主办,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承办,成都贝施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协办,旨在搭建一个国内牙科行业医技沟通交流平台。


随着口腔修复事业的不断发展,口腔医师与技师之间的紧密配合已经成为影响修复案例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之一。怎样看待口腔医师和技师之间的医技沟通?有哪些问题?如何改进?本次病例汇报侧重点会有哪些不同?《今日口腔》特别采访了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修复工艺学专委会主任委员、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修复工艺科主任张春宝。


医生和技师的沟通合作应该从治疗设计就开始,贯穿治疗始终

《今日口腔》:您怎样看待口腔医师和技师之间的医技沟通?有哪些问题?如何改进?

张春宝主任:医技沟通这个问题存在一百多年了,自从义齿加工这项业务从临床科室分出来,由义齿加工厂完成后,医技沟通的矛盾就一直存在。现在的局面是医生对技师工作的了解,技师对临床、对行业本质的了解越来越少,医技之间隔离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当然这和专业的发展有关系。一方面,口腔修复工艺专业这些年来发展变化非常大,各种新型技术设备和修复材料层出不穷,医生很难详细了解,也无法将太多精力放在义齿制作上。另一方面,技师的主要工作场所在企业,和临床脱离,只能把义齿当成一个产品来制作。而且这个产品的制作要求还不明确,没有详细的数字标准,尤其涉及美学的时候标准不好把握。这时医技沟通很可能出现我觉得好,你觉得不好,医生说我想做成这样,技师说做不成这样,技师说我觉得这个可以了,医生说这个将来患者可能不满意等问题。然而,任何专业技术的发展实际上都是为了解决问题的,医技沟通之间的矛盾产生,其根源就在于双方缺乏相互的了解,缺乏对对方相关技术的知识储备。

相互之间的了解,相互理解是医技沟通问题最根本的解决方法。就现在我国口腔修复行业的现状和结构来说,临床医师和技师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医生和技师的接触机会也越来越少。一位好的技师需要对临床非常了解,技师接触临床的机会少,成长的条件就会受到限制,造成优秀的技师人才少。

《今日口腔》:现阶段而言,医技沟通的矛盾有没有好的解决方法?

张春宝主任:就我个人的观点,医生和技师都要有的一个观念是:任何一副义齿都是医生和技师合作的产品。对任何一方来说,都不能只想着自己的工作,要换位思考,兼顾着去考虑。从医生层面,对于义齿的设计要考虑技师能做成什么样;从技师层面,要了解医师在临床试戴义齿的时候,可能会有哪些表现,这样医技就是在一个平台上沟通,矛盾自然就会降到最低,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只是一种理想状态。

现实情况是,我们既没办法要求医生了解制作过程中的特点或者特性,也没办法让技师了解所有临床知识。那么当真正遇到疑难和复杂病例的时候,医技之间就要加强沟通,加强合作。这种沟通绝不仅仅限于医生把模型交给技师,写几句话交代而已。

当然对于绝大多数常规修复,医技之间的沟通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定式,可以相对简单。但对于复杂病例,单纯依靠医生或者单纯靠技师都很难达到理想的治疗效果。因此,要想完成真正理想的修复体,应该由医生和技师共同参与和完成治疗设计。

也就是说,对于复杂病例,在医生完成检查、诊断,明确治疗目标后,治疗计划的制定应该有从临床到加工的全面考虑,不能只考虑自己的专业,靠想象来判断最终修复体的效果,而是要和技师互相合作,互相征求意见来形成完整的治疗计划。这样才能保证治疗计划是正确的,能给患者最理想的治疗,就像一个国家有正确的方针路线一样。而且,从治疗开始到最终戴牙完成,这个医技沟通的过程应该贯穿始终。计划制定完成后,所有工序并不能像电脑设置好的一样一步一步顺利进行,会有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甚至在技工厂把义齿制作完成,医师在戴牙的过程还会出现各种不同的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医技之间的沟通贯穿全流程。

医技沟通中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是责任担当的问题,找到问题责任的目的是解决问题。在实际工作中很多时候出现问题的责任是很难划分的,经常出现医技双方相互指责对方,而忽略自己责任的情况,实际上这是在推卸责任,缺乏责任担当,对解决问题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激化矛盾。我想出现问题时双方都应该多想想自己的责任,对自己严格一些,对对方宽容一些,对解决问题来说应该会更容易一些。

可以说,越重视医技沟通的医生,他的进步和成长就越快;越重视和临床医生的沟通,越愿意去了解临床的技师,成长速度也越来越快。相互沟通其实是相互学习、互相促进的过程,如果只顾自己的专业,把自己的专业割裂开来,就不能成为领军人才和拔尖人才。


从某种角度上说,是否具备主动学习的意识和能力决定了人才的发展

《今日口腔》:国外一些制造强国有非常高水平的技师,他们的这些临床知识是自学的还是在培养体系里有这部分内容?

张春宝主任:其实在基础教育的培养体系中,临床知识和工艺技术都是要学的,包括口腔临床医学教育也学了义齿加工制造的知识,只是学的非常肤浅。对于技师来说,院校教育的内容是重要的基础,但是还远不能满足实际工作需求,任何行业从业者技术水平的提高,都是在实际工作过程中不断的学习和进步的过程。

这其中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有主动学习精神,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否具备主动学习的意识和能力决定了能否成为好的技师。从我国修复工艺行业现状来看,我们的技师劳动强度比较大,医技之间直接接触的机会不是很多,学习时间和学习条件都有限,然而学习的机会和条件是可以创造出来的,学习的途径和方法有很多,个人的求知欲和主动性才是获得知识最有效的动力。

中华民族是一个聪慧的民族,我们国家不缺人力资源,只要能给到一定的机会和条件,就会有快速成长起来的人才出现,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来提高整体水平。现在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但中国制造的品质刚开始向中端迈步,有了很多不错的中国品牌,但和高端品质还是有很大差距。

制造强国对产品品质的要求非常高,行业整体水平、平均水平是非常重要的衡量标准。中国有高精尖的企业和产品,也有很多低端甚至是伪劣产品,中国产品的整体质量水平分布是一个细长的纺锤形,要想中国制造真正打出品牌价值,这个纺锤必须要压扁,目标就是提高行业整体水平。

当然好的产品是生产出来的,需要人的作用。对产品品质的要求也意味着对技术人员自身素质的要求,没有自身素质的培养和提高,就无法谈品质。我希望我国的义齿加工行业能打造自己的品牌价值,得到医生和患者的认可,技师的技术素质和文化素质都能得到大幅提高。

对技师的工作有认识、有尊重,才能真正做到提高技术人才待遇

《今日口腔》:2018口腔美学修复病例展评要求技师必须参加,是不是有您前面提到的这些考虑在里面?

张春宝主任:这个大赛由口腔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主办,我们更关注技师、关注口腔修复工艺的学术发展。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医生有很多展示机会和平台了,比如修复专委会、种植专委会、美学专委会已经举办非常多的展评活动,关注的多是医生临床层面的治疗效果。但义齿修复体的制作是实际上包含了大量优秀技师的劳动,包括手工操作和脑力劳动,在病例的完成过程中有技师的技术价值,所以从整个行业的学术层面来讲,口腔修复工艺学专委会需要为技师创造提供更多的展示平台。

这个想法去年就已经形成,又恰逢今年3月3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颁发了《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要求为技术工人和技术人才提供更多展示他们的劳动价值和创造价值的平台,要让整个社会意识到技术人才的价值和重要性,我们这个比赛和中央的精神是吻合的。

近几年来相关类型的病例展示的比赛、评比很多,但参赛的主体都是医生。当然也有医生和技师组合参赛,但大都主要是由医生来完成展示。技师缺乏这种展示平台,他们的能力就不容易得到提升。有了展示和表达的能力,工作价值被别人所认识所了解以后,社会地位自然就提高了。所以作为主办方,我们提出来要先给技师提供平台,让他们去展示自己的技艺,提高自我认识和职业荣誉感。只有整个行业甚至患者都对技师的工作有认识、有尊重,才能真正做到提高技术人才待遇。

《今日口腔》:由技师来汇报病例和由医生来汇报会有哪些不同?有哪些亮点或特色?

张春宝主任:这项比赛我们鼓励技师和医生组合参加,共同汇报。医生汇报的侧重点大多数是从临床方面的考虑,当然优秀的医生还会兼顾到技师方面的问题。技师汇报的内容是这次展评活动的主要“戏份”,我们更希望技师将他在义齿制作中的脑力思考表达出来。

在早期的手工操作行业里,手工艺人其实是不愿意表达的。很多中国传统的手工艺人不愿意分享操作中的“秘方窍门”,但这种理念已经完全不适应现代工业的发展了。要想行业发展,要想带动更多的人才培养,就要表达和分享。

长期形成的理念以及中国教育对表达能力的忽视使得很多技师一直不注重培养自己的表达能力。如果不给他们平台,他们就更没有机会表达。虽然刚开始可能愿意主动去表达的技师少,但我们专委会还是想从学术层面“强推”着技师来参与。也许刚开始大家讲得真的很不好,哪怕在参加比赛表达自己作品的时候磕磕巴巴,哪怕他站到台上太紧张什么都说不出来,我都觉得只要他能先迈出第一步,后面就能一步一步晋升到很高的水平。这一步如果不迈,就永远都出不了头。

所以这一次比赛作为一种尝试我们并没有奢望搞得轰轰烈烈,这一次对于技师,对于我们专业委员会,对于合作的企业都是一个尝试。所谓万事开头难,第一步一定是最重要的,先把它迈出来。

《今日口腔》:在病例要求和汇报的结构部分,跟医生汇报有区别吗?

张春宝主任:我们的基本要求是这样的,对于临床诊疗这一部分内容希望汇报得简洁一些,不需要去讲太多的临床理论。从汇报结构方面来说,我们希望技师把治疗设计表达出来,如果在设计中涉及到了医技沟通的问题可以重点描述。临床治疗过程的介绍尽量概括重点即可,更希望展示技师的思考,技师在设计层面的参与,在制造过程中的难点是怎么来解决的。总的来说,我们是希望技师以“主角”的形式出现在这个活动中。

其他临床比赛更多的关注医生的设计和治疗层面,关注医生怎么来解决临床问题,涉及到技师制作这方面的汇报相对比较简单,我们这个比赛希望把义齿制作部分提出来重点展示。技师在汇报的时候先描述医生的要求,然后根据医生的需求,技师怎么考虑,怎么解决,医生试戴完成后,有哪些反馈,又怎么解决……把这部分重点突出出来,这是我们关注的东西,当然我估计第一次可能不会像我们想的这么好,但第一步至少先迈出来。


受访者简介

张春宝,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学院修复工艺科主任,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修复工艺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陕西省口腔医学会口腔修复学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华医学美学美容杂志》编委。